等火烧云的日子

日夜兼程,从祖国的第三阶梯攻到第一阶梯,一路攻城拔寨为的就是那一抹浓墨重彩的蓝。

我向来喜欢慢慢悠悠的旅行,可有特殊任务在身。为了让高原的朋友能够尝到新鲜的杨梅,沿途也未有停留,从浙江出发,空气的味道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风土人情,地域特色,从细腻到粗犷,可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儿时父母亲带着我坐火车:西宁-上海来来回回,行走几千里,为了生活而奔波,历历在目。

一直向西,车到陈仓的时候,有一个十几公里长的隧道,车在里面开的有点压抑,出了隧道,景致就变了,汉中平原、秦岭山地,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对于人的创造力,唯有敬仰与感叹。

到了兰州已是下午4点,再转一班车继续往西,看着天空画布般的色彩变幻,转而繁星点点,直到深夜我从车上下来,再一次踏上青藏高原,突然有种行者无疆的气概。在凌晨的西宁街头,穿着短裤、短袖的我竟有点瑟瑟发抖,直到和来接我的侃大叔一起找到一家烤肉店坐下时,才觉暖意,喝口略带盐味的茶,一碗面片、一份烤羊肉,相隔十年的味道,梦寐以求。

环绕青海湖,有海东、南、西、北四个自治州,我在海西都兰出生,海南长大,都兰靠近昆仑玉的主产区,于是乎,我的小名就叫都,大名翻译过来就是高原的玉,这也是一辈子的印记。可我那时候还小,对都兰的记忆并不多,倒是父母亲经常和我描述种种趣事,我一边听一边想象,想象的次数多了,也就成了记忆。

这次要去的是海南,途径日月山,也途径去贵德的分叉口,当车开到幸福滩,忽然发现有点陌生了,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向来喜欢改天换地,原本的杨树林也被工程项目贯穿其间,尘土飞扬,当年野炊的地方怕是早已不知去向,只有那个大大的牌坊上写着‘海南人民欢迎您’的字样依旧显眼。

安顿好住处,拿着相机四处游走,模糊的记忆就着眼前的所见愈加深刻,着实有趣。去曾经呆过的地方走走,曾经的家、曾经的商铺,当我想要进入小学和初中的校园时,门卫一把拦住:学校放假,不准入内,只好卖个萌,告诉门卫:“我是这个学校里出来的学生,十多年了,我现在回来就是想拍几张照片纪念一下…”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互通的,听我这样一讲,门卫原本刻板的脸也变的温和了许多,甚至多了一份感动。只是小学、中学里的平房教室已经拆完,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教学楼,教室里还装了暖气,我们回浙江那一年,国家刚好计划西部大开发,大概这也算是10年来的开发成效吧!要知道我们小学的时候还要义务劳动搬煤块,弄的一身黑,还要安排值日生提前到学校生火取暖,这不是我擅长的,于是就叫同学帮忙,我也会从自家店铺带些零食来犒劳。后来还带了土豆放在炉子里烤,上课的时候,土豆熟了,那香味真是好过一切!

说到吃!

有一次,初中同桌邱同学打电话告诉我,她爸爸第二天要去牧区一趟,问我有没有兴趣?一想到去草原牧民家做客,还有地道的羊肉、酸奶,酥油茶、糌粑、馍馍之类的,我就充满了期待。我们在草原上开了1个多小时就到了牧民夏季的家,盘腿坐下,羊肉出锅,一并上了一份血肠,牧民挥着刀说:只有在刚杀了羊的时候才能吃到最好的血肠,顺手递给我一小节,嘿,好家伙,这边吃羊肉基本上水一开就起锅,高原地区,沸点不到100,血未完全凝结,吃血肠的时候的满嘴鲜红,那感觉真是奇妙无比。

还有一次,玛乃本带我去黄河边的温泉度假村玩,那地方靠近黄河上游的第一个大坝——龙羊峡,“高峡出平湖”同样适用于此,那一段的黄河非常清澈,直到过了“天下黄河贵德清”。和藏族朋友一起,喝酒自然是少不了的,众人给力,才喝没多久,我就在帐篷外面的草地上睡着了,等他们喝完把我叫醒已近天黑,我们又去了县城里的一家藏式酒吧,那里有藏歌藏舞,就着酥油味的爆米花我们继续喝,结束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和邻桌的打了一架,砸了几个瓶子才回去睡觉。

这次来青海,在县政府里每天挂职8个小时,教育局的加羊叔叔把他新发的电脑拿来给我用,还给我一把办公室的钥匙让我来去自如,超级自由,自己看看书、写写东西,或是陪办公室里的伙伴们抽烟、吹牛逼,偶尔还能处理些小问题,恰好赶上县政府要换宣传栏,就帮忙拍了一组工作照,这应该是挂职一个半月里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县政府大楼出来就是共和广场,这里最为热闹,跳舞的,滑旱冰的,买卖彩票的;喇嘛,军人,痞气十足的年轻人,地方特色的美女,我就像个游客般穿梭其间。

每天6点下班,阳光依旧耀眼,离天黑还有3个多小时,吃完饭,休息一会,就带着相机去山顶等火烧云。但时常运气不佳,每当傍晚时分,西边的云都消散了,我都能看到一颗硕大的星星挂在天边,看上去,它比我还孤独,慢慢地,天空变了颜色,而后明晃晃、亮闪闪,不知不觉间铺满了夜空。

日复一日,夜复一夜!

在这里,没有江南的雾色水汽,偶尔卷起沙尘,一阵风吹过,又是浮云悠悠,变幻莫测的,就这样飘啊飘,飘在那遥远的青海湖之南!

2010-07-29  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

DSCF4723

DSCF6102

DSCF4719

DSCF5303

DSCF5826

DSCF6530

老王的猕猴桃

教书育人30余载的王老师自2015年退休返乡,开始培育红星猕猴桃,秉承着教师一贯的质朴与固执,除草从来不用除草剂,就是在那儿一锄一锄⛏️的锄草;施肥从来不用化肥,在田地里专门腾出一块空地发酵猪粪、鹌鹑粪等有机肥,正真做到有机,无污染。

猕猴桃产地简介:

绍兴市上虞区章镇镇东风村,地处虞南山区,四明山脉西南角。四面环山,张溪穿村而过,虽不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也不是徐霞客脚下的山川美景,但却是现如今少有的零工业,零污染的小山村,

王老师的儿子是我多年好友,靠谱!

img_7287img_7290img_7289©以上内容来源为老王朋友圈

人生天地间

FullSizeRender 7

时光荏苒,白马儿过隙!

你所纪录的生活点滴,会让你在记忆的跌宕里有盐有味。伴随着时代的变迁,纪录的平台也层出不穷,可无论怎样,久而久之,总觉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因此,是时候化繁为简。

The Crazy Ones

Why www.Crazyones.cc

向那些疯狂的家伙们致敬,
他们特立独行,
他们桀惊不逊,
他们惹是生非,
他们格格不入,

他们用与众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
他们不喜欢墨守成规,
他们也不愿安于现状。
你可以赞美他们,引用他们,反对他们,
质疑他们,颂扬或是诋毁他们,
但唯独不能漠视他们。
因为他们改变了事物。
他们发明,他们想象,他们治愈,
他们探索,他们创造,他们启迪,
他们推动人类向前发展。
也许,他们必需要疯狂。
你能盯着白纸,就看到美妙的画作么?
你能静静坐着,就谱出动听的歌曲么?
你能凝视火星,就想到神奇的太空轮么?
我们为这些家伙制造良机。
或许他们是别人眼里的疯子,
但他们却是我们眼中的天才。
因为只有那些疯狂到以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misfit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
You can praise them, quot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disbelieve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About the only thing that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They invent. They imagine. They heal.
They explore. They create. They inspire.
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Maybe they have to be crazy.
How else can you stare at an empty canvas and see a work of art?
Or sit in silence and hear a song that’s never been written?
Or gaze at a red planet and see a laboratory on wheels?

We make tools for these kinds of people.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people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at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 Apple Inc

AE